民企聚焦->领军人物

民企烙上国企印记 上海斐讯完成新老划断

        "与松江国资深度融合之后,上海斐讯已经完成了“国进民退”更迭。而这对于2015至2016年置身ST慧球风波的斐讯来说,无疑是一种质变。"

      近日,证监会就斐讯股东顾国平与鲜言在ST慧球信披上的问题受到处罚。

      
    顾国平的名字似乎总是和ST慧球同时出现,但是事实上在斐讯已经完成了法人从顾国平向松江国资的转变。而早在去年,顾国平以及斐讯已经完成了其与ST慧球在管理与股权层面的划断。证监会责令的信披违规,则与当时接手ST慧球股权并担任证券代表,并在此后闹出“1001项决议”的鲜言有着莫大的关系。

      
    随着国资背景的强化,历经波折的斐讯市场信用得以获得重塑的机会,而在完成与中银绒业的资产重组以及资源整合之后,“小华为”斐讯或将会重新将工作重心专注业务发展。

      
    斐讯完成“国进民退”

      
    作为自始至终在ST慧球乱象中频繁“被露脸”顾国平,其实早在去年就完成了所有与ST慧球的联系,包括股权层面和管理层面。而事实上,亦或是介意“顾国平”这个名字对斐讯的负面影响,去年7月份,上海斐讯总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从顾国平转换至现任上海斐讯云计算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顾云峰,而后则由顾云峰转换至李学敏。根据资料,李学敏为松江国有资产投资公司书记。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前十大股东中以原企业法人顾国平持股比例最高,达到19.45%。但是事实上,持有10.17%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上海国精投资管理公司为松江国投直属投资公司,上海丹桂投资合伙企业(有限责任),上海丹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责任)则为松江国投间接控股的投资有限合伙,三者合计持股接近19%。

      
    不论是在股权结构上还是管理层结构上,松江国投已经实际入主上海斐讯。而这对于斐讯云计算与智慧城市业务的开发,重组的推进,斐讯未来的投融资能力,甚至是切断顾国平事情对公司的负面影响都有积极影响。

      
    事实上,早在顾国平拟增发入主ST慧球之初,松江国资就曾接受原由顾国平和顾云峰参与增发组建的上海表正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但后来定增并未推进,故事实上松江国资也与ST慧球层面毫无瓜葛。

      
    “迷”一般的信批问题

      
    顾国平,ST慧球与斐讯曾一度被资本市场作绑。事实上,顾国平的处境却有些无奈,因遭到证监会重罚的鲜言,其实早就控制了ST慧球对外的口径。

      
    这里就需要对信批先做一个简单的解释,根据深交所与上交所的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在聘任董事会秘书的同时,还应当聘任证券事务代表,协助董事会秘书履行职责。他们需要负责的首要职责即为公司的信息披露事务。所以说,当年“匹凸匹”的实控人鲜言,在2016年8月进入慧球科技担任的证券事务代表,正是这一对信批负责的角色。因此,后来的顾国平因与鲜言私下签订《经营权和股权转让协议》未及时披露,被证监会开出罚单,想来也是有原因的。

      
    在《股权转让备忘录》中双方约定,若顾国平未能在同年8月1日前完成对斐讯通信的资本重组或完成资本重组后未能及时支付约定的15亿元款项,顾国平全面配合上海躬盛完成包含但不限于对ST慧球的法人、董事会、监事会、公司章程等的实质变更及过户手续。其中,上海躬盛的实控人即为鲜言。

      
    最后的结局其实不必细说,顾国平未能完成重组,早在那时已不再持有ST慧球的股份,如今也不再是斐讯的股东。而斐讯也已与中银绒业成功牵手,鲜言等人则是要面临证监会开出的34.8亿天价罚单。追忆前尘往事之时,当年ST慧球的诡异之处仍旧令人觉得心惊,而这也并非是其唯一迟来的信批。

      
    第一次“迟到”的信批应当是2015年10月中旬,已经部署得当的“23.5亿元转型智慧城市”定增预案被证监会否决,理由是信披不规范。紧接着11月13日,慧球科技发布《关于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截至2015年10月30日,陈建成为慧球科技第一大股东。而实际上,据慧球科技2015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5年9月30日,陈建就已经以1890万股的持股量成为第一大股东,而不是两个多月后公告披露的时间。

      
    在2015年12月5日,慧球科技披露了顾国平持股比例上升至8.79%,但其被认定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的公告也同样“姗姗来迟”了一个多月,直到2016年1月9日慧球才发布了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

      
    此后的大半年中,随着2016年股市的熔断,慧球科技也未能幸免,事态越发失去控制……2016年9月左右,顾国平等斐讯技术高管退出ST慧球。

      
    而ST慧球仍然“混乱”着,其中最为离谱的大概当属“1001项议案”,且不说披露未按照规定的问题。单是该议案本身,就雷的人措手不及。

      
    在ST慧球2月24日公布的4份《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当中,证监会为市场解开了这一切神差鬼使一举的幕后主使,如同大多数人此前猜测的那样,名为证券事务代表的鲜言,方才为ST的实际控制人。

      
    玩转了资本,监管可没说ok

      
    可别说监管了,但凡对股市有一丁点了解,也应当能察觉到这其中的反常。

      
    证监会对鲜言擅自操纵1001项议案的处罚最重。其中,对ST慧球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鲜言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对董文亮等高管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同时认定鲜言、董文亮、温利华、李占国、刘光如、陆俊安为证券市场禁入者,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更是将ST慧球的“1001项议案”事件定义为一场闹剧。2月底,他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已查明鲜言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及操纵证券市场、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原“上海多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8宗系列案件,并对相关案件当事人送达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针对ST慧球奇葩议案及系列案件,以及证监会开出的34.8亿元天价罚单,市场上热议一片。一再挑战资本市场的底线,视监管如无物,终要承担起相应的后果。

      
    另觅得良家

      
    斐讯却早已转变了方向,再次筹划上市。不仅如此,在2016年度,经历了资本市场动荡的斐讯,却仍旧实现了相当出色的业绩,不仅成功抢占千元路由器市场成为行业先锋,更是在云计算大数据领域有着不菲的表现。

      
    2017年3月8日,根据中银绒业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显示,公司该次重组由公司控股股东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及第二大股东恒天聚信(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策划,拟以现金方式购买斐讯数据的控股权,同时将公司全部或部分资产、负债置出,改变公司财务状况。

      
    自此,斐讯也算是步入了正轨,至于斐讯将如何在日后的重组当中与中银现有的产业结合,以实现更广阔的发展,拭目以待。

      
    可以确信的是,相信当中银绒业复牌的那一天,市场将会对这一事件给出最终的认定。



    编辑:陶琴           联系编辑请寄:news@sbl365.com  
    声明:此消息系转载,中国民企资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如果侵害到您的利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做相应的处理。
    电话:0755-21628088    im:301275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