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研究->法律服务

冯仑:我坐在一辆破面包车上,想明白了民营企业的极限

      大家都知道吴晓波写了好几本书,最早的一本叫《大败局》,讲的都是死掉的企业,这些企业的生命大部分都是卡在某个坎上就结束了。

      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和社会变化带给自己的启发,有时候并不一致,因为看清自己其实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有一次我去考察美国的医疗城,在那里经历了持续 2 天的特殊体检,我和十几个医生反复讨论我的每一个器官,整个过程都是在看自己,我觉得这个经历特别有意思。

      而这些企业之所以会失败,同样是因为难以看清楚自己。

      

    《豪斯医生》丨看清别人容易,看清自己却很难

      我曾经有个特别有趣的经历。1990 年的冬天非常冷,那天我一早到公司,上了车就去陕北走了一圈。过去北京的那种破面包车,不到 4 万块钱,四处漏风,坐着极冷。

      因为要开发西北地区的业务,我为了把情况搞清楚,回来以后又去了一次西北。这回路上有个人同行,叫黄方毅,就是黄炎培(注:中国近现代爱国主义者和民主主义教育家)最小的儿子,他在路上给我讲了一段故事:

      在延安抗战胜利之后,国共谈判的前夕,由于国统区(注:中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国民党统治的区域)的人非常不了解延安,就派了几个有影响的民主人士,由黄炎培带队去了延安。

      毛泽东跟这些民主人士谈了一晚上,谈到最后,黄炎培问了一个问题:「过去历朝历代都出现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情况,王朝一开始兴旺得很快,之后就走向反面,开始迅速衰败。今天的共产党虽然很好,但是要怎样才能打破这样的循环呢?难道你比过去的皇上还牛?」

      毛泽东就非常自信地说:「黄先生,我理解你讲的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民主。」当年的确讲得非常好,但是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所以我们可以从封建社会「治乱循环」这样的历史周期律里,看出社会发展的规律。

      

      《中国 1945》丨「治乱循环」的历史规律难以打破

      实际上我们一直在探讨,民营企业是不是也有「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样的周期律?

      2010 年的时候,全国大概有 700 万家民营企业,平均也就活两年半;活到 5 年以上,甚至到 10 年的企业,大概只有 7%,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超过 10 年的企业非常之少,大概不到 2%。也就是说,在中国的经济环境里,民营企业存活非常具有挑战性,而且很难超过 10 年的极限。

      究竟是什么东西挡住了我们的眼睛,究竟是什么东西停下了我们前进的脚步,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们的内心开始有了魔鬼,让我们从此失去了未来的方向?

      

      《听风者》丨是什么挡住了我们的眼睛

    迷惑了我们的感官?

      做企业其实就是两件事,一个是求人之事,另一个是求己之事。求人之事是外部的事,这我们没办法决定;求己之事就是我们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克服、改进的事情。

      外部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几件事情,第一点就是市场规模。中国地产业之所以能发展得这么快,其中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就是目前中国房地产的市场规模非常大。

      在 2009 年的时候,房地产就有 4.6 万亿人民币的市场,大概占全国 GDP 的 30%,可能那时候房地产一个项目的交易额就比中国整个电影市场的还要多。电影娱乐行业虽然在媒体上很有故事,但是它的企业规模都非常小——所以如果企业所在的行业非常小,要想突破增长极限、发展飞快是很难的。

      还有这几年风生水起的互联网行业,它在中国发展得如此迅速,这跟这个行业本身有关。互联网的起源可以说是一个工具,像电话一样,目前中国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和手机用户都是全球第一,而且还带起了很多相关产业,市场非常大。如今出现在富豪排行榜上最多的人物基本上就是做房地产、互联网和流通消费领域的。

      所以,若要检验一个企业的增长极限,就要从这个行业的市场规模来看,如果规模太小,限制住了你的边界,那就不要感叹,只能等待。

      

      《史蒂夫·乔布斯》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之快让人惊讶

      第二点,除了市场规模以外,市场结构也有很大的影响,要看你所在市场的组织方式是完全自由竞争的,还是被垄断的。

      比如说,房地产行业的规模很大,但如果市场化逐步减弱,市场结构就变成了垄断竞争;甚至完全归某一家国有企业经营,就只有垄断而无竞争。这样的话,地产行业增长的门槛就出现了。如果全部由政府管而民营企业不能插足,那么即使还有 4 万亿的市场规模,这些富豪基本上也都不会干了,因为没机会。

      有时候我很晚回家,就会看一会儿足球。听别人说,朝鲜的足球队员吃得不够好,压力还很大,因为他们是在为领袖踢球,如果踢不赢,后果很严重。我还听说萨达姆的儿子曾经管过伊拉克的足球队,如果球队输了,他甚至会让老虎、狮子去咬球员,这是一种非正常的安排。

      

      《隧道》丨那一天崩塌的不只是隧道

    更引爆了现代社会形象的丑闻

      我曾经去过古巴,那里什么东西都归政府管。看到摊上卖的甘蔗水,我们觉得这应该是私人经营的,因为这玩意太不重要了,最后一问,是政府的;我们看到街上踩高跷、耍杂技的,觉得这应该是私人的吧,结果发现也是政府派他们来的。

      后来我们才意识到,只有在床上的那一瞬间,古巴人才是属于彼此和私人的,一旦下了床就都属于政府了。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完全被政府控制,在那个地方你看不见民间企业,就算看见了也都属于半违法状态,就跟走私一样,一旦政府知道了都是要追究的。

      就是因为这种非正常、不自由的市场结构,让民营企业成长不了。

      

    《奸臣》丨电影中,街头艺人问「贫穷是谁的错

      限制民营企业增长的内部问题又是什么呢?最重要的就是组织的极限。

      很多企业很有意思,它们的老板总是对营销和产品特别有兴趣,但是对组织工作没兴趣,因为组织工作在当下看不出结果,而销售在财务上能有直观体现。其实,组织工作才是很多民营企业不能成长,甚至死亡的最重要的因素。

      我要再讲一个故事。有个老板在改革开放时期创办了一个瓜子的牌子,曾经十分有名,但是今天的很多人已经忘记他了,不知道他有多大的规模。我可以告诉大家,他的规模比任何人的都小。照理说食品行业也不小,又不属于国家垄断行业,为什么他 30 年都发展不起来呢?

      我在前几年做一个电视节目的时候碰见了这个老板。那天在节目里,主持人让我们在题板上写东西,后来才发现,他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其他什么字都不会写。然后大家就问,改革这么多年,他的变化是什么?他说:「我就是变了好多老婆,别的什么也没变。」

      

    《鹿鼎记》丨老婆换了好几任,别的却一成不变

      的确,他变了四任老婆。一开始事业的失败,他认为是老婆没文化造成的,就换了个大学生;接着他发现大学生光谈理想不够务实,又把大学生老婆炒掉了……直到最后,他找了一个河南的太太,那天做节目也在边上,看样子很有干劲。

      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他的企业规模还是没有变化,也就是说二三十年下来,他光换老婆不换组织,到头来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最有趣的是,我看到有人又去采访他,说去他办公室谈谈。结果他的办公室里只放了一张麻将桌,别的什么也没有。一般来说,办公室得有桌子、电脑和秘书吧?结果他说「没本事的人才用秘书」「别人哪有我干得好」「有什么事情在我打麻将的时候都说了,不用办公室」——这就是这个老板现在的状态。

      这么多年来,这位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在组织观念上没有任何变化。你今天看到的他和 20 年前看到的他是一样的,你甚至会感觉这个时代停止了。

      之后我又和另外一个朋友 L 总吃饭。L 总和上面提到的老板大概是同期创业的,时间差很短,我就对照他们两个人的故事,想找出差别在哪里。后来我发现,L 总 41 岁开始创业,现在七十多岁,这 30 年来,他的企业的组织结构在不停地变动,以适应越来越大的系统规模和越来越复杂的人力管理情况。

      

      《火锅英雄》丨有什么事情在麻将桌上就说完了

      任何一个成功的企业,都经历了很多组织结构上的变革。如果说组织是一件衣裳,是等你长胖了,被衣服勒死了肉,还是适时地把衣服做宽,让你的肉可以正常生长?

      所以做民营企业不光要有市场,还要看市场的结构,特别是国家制度和市场竞争度。市场越开放,竞争度越大,市场规模也就越大。同时,组织的结构也要应时而变,企业增长的空间才可能无限大。